新闻是有分量的

裁员、亏损、退课难和留不住的用户

2019-03-07 09:43栏目:观点
TAG:

连年亏损、严重裁员、对赌失败、用户流失……铺天盖地的消息之下,衬托出一个内外困顿的沪江。随着越来越多的明星公司最近接连遭遇资金短缺、裁员瘦身打击,这家知名教育机构目前的处境,就像是日益艰难的互联网冬天的一个缩影。

“我是去年10月31号离职的,当时就感觉,自己好倒霉,整个部门只有我一个人没转正。”一位前沪江教育旗下课程平台沪江网校员工小红(化名)在接受动点科技采访时说道。

尽管离开沪江教育快半年了,但在看到有关沪江裁员的最新消息曝出时,小红仍然忿忿不平地转发消息并且评论道:“就算对赌协议不存在,那从去年9月一直裁员到现在不是事实?”

3月6日,网传沪江教育各业务线均在裁员,裁员的主要原因指向为公司上市对赌失败。对此,沪江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沪江留声机”发布声明称,关于“95%裁员”的“谣言严重失实”。“上市进行中,对赌不存在。”动点科技向沪江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伏彩瑞求证,他通过公关人员向动点科技回应:一切以官方声明为准。

后据教育媒体芥末堆报道,沪江节后至今已裁800人,依据是公司内部系统的数据统计,不过,小红却告诉动点科技,她认识的沪江网校市场部员工确认被裁但因工作还未交接完,仍然还留在了公司。“这些人已经确定要被裁掉但是还没离开公司,他们约好了明天吃散伙饭。”

针对裁员传闻,沪江教育集团公关给出的回应是“裁员的范围涉及一些长期投入未见产出的边缘项目的部分员工,项目还是保留的。”

裁员、优化以及伴随而来的焦虑感充斥在整个互联网环境中,在线教育行业也无法幸免。凭18年前沪江论坛起家的沪江教育,正面临着内外困顿的双重夹击。

内忧:“确定裁员还没有走,明天就吃散伙饭”

从18年7月初入职沪江网校创意部到10月末被裁员,小红和她的部门同时被优化了。 “9月的时候,把我们部门并到市场部下面作为二级部门,并裁掉了我们原来的总监,还有两个同事。然后要求我们剩下的人签署转岗协议。之后又过了一个月,以试用期不合格为由要求我主动离职,并没有给我补偿。”小红告诉动点科技,当时与她同期的试用期员工都以同样原因被裁,且没有拿到补偿。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在小红离开沪江之后,她所在的部门又相继裁掉了一名设计师和整个UED团队和视频组,最终沪江网校市场部也将从现有的54人缩减至10人的规模。

“视频组有一个出国留学停薪留职的,前段时间也被裁了,一家子还去沪江闹了一通,据说是没有拿到补偿,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小红说道,“我认识的那一波确定被裁掉的,是明天吃散伙饭,还没走是因为工作没交接完吧。”

看上去,沪江的多轮裁员是优化调整,实则折射了公司为“流血上市”所付出的代价。据沪江教育在港交所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的两大业务是以沪江网校为主体的B2C业务和以实时互动在线教育平台CCtalk为主的平台业务。其中,cctalk由于处于发展初期,被寄予沪江未来新的盈利增长点厚望。

收益和亏损方面,2015年至2017年,沪江的营收分别为1.84亿元、3.39亿元、5.5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73.3%。同时,沪江教育的亏损也在持续并扩大。2015年,沪江教育净亏损为2.8亿元;到2017年,净亏损已扩大至5.37亿元,连续三年亏损。

持续投资以扩充技术、研究和开发相关工作的专家团队、广告及推广开支增加以及扩充销售及营销团队是导致亏损的主要原因。

一边是亏损,还要坚持不懈大力“烧钱”来导流获客,另一边好不容易拉来的用户却因平台课程产品质量参差不齐,退课服务遭遇阻碍而深陷品牌危机。

外患:“一说退款,从来没见过的合同就出来了”

因为看中了 “意向院校研究生亲自授课”这一条,王月花了1万2千元报名了沪江网校考研专业课一对一的课程。在这个课程套餐中,包括视频课和一对一授课,只有25小时的一对一的课程却占据了9580元的大头费用。

王月在听了录播的视频课后,觉得课程质量比预期要差,课程都是录播,没有师生互动,更令她接受不了的是,课程并没有与研究生签订协议,她因此准备申请退课。“沪江那边说退不了钱,只能换个研究生,还得加1000块钱。”王月告诉动点科技,所谓换个研究生,只是重新再给她一个研究生的微信号,剩下的就是自己去跟研究生聊。

在王月艰难的退课过程中,还遭遇了以收管理费为由头的乱扣费用情况。一位身份为沪江网校班主任的工作人员突然在qq上找到了王月要求其缴纳管理费。 “一个月就在qq上就跟我说两句话,然后找我收1000元管理费,”王月说道,“售后和我说扣1400元,这边班主任和我说扣4000多元。”王月说道。

王月最终和沪江售后口头达成了部分退款协议,即同意退返之前缴纳的订金2000多元,已交的前两个月分期金额1400元不予退还,不过资金至今仍未到账。

“班主任多收的将近3000元很难让人理解。”王月说。

据动点科技采访的多名学员表示,在沪江网校上购买课程一般都采用分期付款的形式,有教育白条和沪江自己的分期优学宝。一对一课程需要先付一定数量的订金,剩下的款项分12个月依次结清。

“一说退款,从来没见过的合同就出来了。”另外一位有同样遭遇的陈明(化名)告诉动点科技,“很多同学都是付款以后如果提退款,那就把合同拿出来压人,没退款之前,合同一嘴都不会提,只有付款链接。”

截止目前,陈明透露已经帮助300余名希望退课的同学成功退款,少的10000元,最多超过30000元,按照最低标准估计,总额也超过三百万元,但仍然有少量同学的退课费至今仍无着落。

长期的“斗争经验”甚至促使他们总结了一份“沪江网校退费经验”,陈明总结说:“如果不主动、不强硬、不录音,很难成功。他们就会用各种理由来拖延,出示我们从没见过的合同。”除了金钱花费,投入的时间、精力也常常让人身心俱疲。

在沪江网校官网上,记者看到退班规则中有七天无忧退班、课程开班之日起第8天至15天内,申请退班、自课程开班之日起超过15天无法申请退班以及签约班,超过“7天无忧退班”时限的,一律不接受退班申请,协议另有特殊约定的按约定处理。

北京市冠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雷思明在接受中国网财经采访时表示,公司规定的“不能退款”属于霸王条款,没有法律效益。课程退款需要根据学员上课时长的实际情况制定退款细节,而不是开班天数。

“今天沪江还给我打电话说,不退款,告他们的话,直接走法院。”一位坚持了两年索要退课费至今无果的张凯(化名)告诉动点科技,“被骗很不爽,我实在是气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