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凯迪电力ABS判例的商业考量

2019-05-21 04:02栏目:案例

编者按/ 近期,全国首例以资产证券化(简称“ABS”)转让为审查内容的司法裁判案例——凯迪电力ABS司法判例引发高度关注。行业普遍认为,该案对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健康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为进一步梳理资产证券化的法律问题及解决路径,日前,由深圳证券交易所主办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法律问题专家研讨会”在合肥举行。与会专家认为,凯迪电力ABS判例填补了国内ABS相关案例的空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经过十余年的探索,资产证券化已发展成为支持实体经济的重要融资工具,实践证明,ABS对于满足企业融资、改善财务结构等方面,都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有巨大的社会需求。证监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存续的专项资产计划产品共1414只,托管面值已达到1.17万亿元。

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入推进,未来资产证券化在企业融资方式上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做好立法和司法层面保障则显得日趋迫切。

资产证券化业务经过十多年的呼吁推动,逐渐为大家所接受。2015~2017年,发行量从2000亿到这个9600亿,增长迅速,反映出社会及广大投资人对于ABS产品的巨大需求。

中国证监会债券部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说,作为一种结构复杂的金融创新,资产证券化业务横跨银行、证券、信托、担保、保险等多个金融业务领域,且产品在创设、发行、审批、交易、监管等环节还涉及财税、住建等多个政府部门。不仅如此,目前信贷资产证券化与企业资产证券化分属不同的监管主体、监管规则,并在彼此分割的市场上发行。这可能导致各个监管部门聚焦本部门的监管领域,忽略全局性规制。

缘起

终止“冻结资产”

2018年8月6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合肥中院”)作出(2018)皖01执异43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中止对南陵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陵凯迪”)在国网安徽省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国网”)应支付的电费及补贴3000万元的执行。

一锤定音,合肥中院关于深圳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大华”)的执行异议一案画上句号。而该案缘起于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2018年5月23日,合肥中院在审理合肥科技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兴支行(以下简称“科农行大兴支行”)与南陵凯迪、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迪生态” (000939.SZ))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依据科农行大兴支行的申请,作出民事裁定,冻结南陵凯迪和凯迪生态3000万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价值相当的相关财产。

在财产保全案件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平安大华对合肥中院“冻结南陵凯迪在安徽国网3000万元应收账款”的行为提出书面执行异议。

平安大华认为,应支付电费及补贴3000万元系平安大华所有。平安大华已代表“平安凯迪电力上网收费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以下简称“专项计划”),向包括南陵凯迪在内的三家公司购买了特定期间(专项计划设立之日起至2020年6月12日止)的上网电费收费权,支付了11亿元的转让对价,并在中登网进行了转让登记,安徽国网亦同意南陵凯迪转让电力上网收费权。

平安大华称,凯迪生态主体信用评级下调至C级后,平安大华已依约向安徽国网发出权利完善通知,通知其电力上网收费权转让事宜,并要求电费收入款项直接支付至专项计划账户。

5月7日,凯迪生态发布公告称,“11凯迪MTN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构成实质性违约。同日公告称,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将凯迪生态主体信用等级由AA直接下调至C。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6月12日,平安大华依照证监会《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设立了专项计划,专项计划发行总规模为11亿元,存续期为5年,募集资金用以受让隆回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回凯迪”)、松滋市凯迪阳光生物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滋凯迪”)、南陵凯迪(上述三公司合称“原始权益人”)合法拥有的电力上网收费权,由凯迪生态担任差额支付承诺人。

科农行大兴支行辩称,结合《基础资产买卖协议》,平安大华诉请所涉财产不属于专项计划,请求法院驳回平安大华的异议申请。

合肥中院经审理认为,首先,涉案的“电力上网收费权资产证券化”中,平安大华与南陵凯迪等原始权益人达成的《专项计划说明书》《专项计划标准条款》和《基础资产买卖协议》三份合同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