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美国娱乐、科技、创投行业里,女性力量正在崛

2019-02-23 10:20栏目:案例
TAG:

这是我第三年参加格莱美。今年的格莱美,令人印象极为深刻——史上第一次,女性在格莱美的形象变得丰富、强大,而这也和科技界、投资界在发生的一些改变相互交织,几乎可以算是见证历史浪潮。

我想从格莱美开始,谈一谈女性力量在美国娱乐、科技、创投行业的崛起。

格莱美史上第一次展现女性力量(Women Power)

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在过去,格莱美上女性的声音是很微弱的。主持人很少是女性,表演者很少是女性,有些明明不分性别的大奖,获奖者也很少有女性。

今年,这三件事都有突破:

1. 时隔十四年,终于又有一位女性成为格莱美主持人。今年的主持人Alicia Keys是一位很传奇的创作者和歌手,曾获得过15次格莱美大奖。

2. 表演者中也有很多女性,而且表演效果非常惊艳,主持人Alicia Keys在表演时双手同时弹两架钢琴,引起全场沸腾,Jennifer Lopez、 Janelle Monáe、H.E.R、Lady Gaga也都贡献了让人惊艳的表演。Dolly Parton带领Katy Perry等女歌手完成了非常精彩的乡村歌曲金曲串烧。这也被很多美国媒体称为“属于女性表演者的一晚”。

3. Cardi B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获得最佳饶舌专辑的女歌手。饶舌这个歌曲种类在过去往往被男性主导,而像Cardi B、H.E.R等女歌手的崛起,给这个领域带来了很多多样性,这个奖项也认可了她们的努力。

2019格莱美现场

这一切的转变可能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历史背景原因是女性力量在全美乃至全世界的兴起。第二个则是之前从好莱坞开始风靡全球乃至全美的女性觉醒运动,鼓励更多女性展现自我。第三个,可能也是比较直接的原因就是,去年格莱美只有一项主要奖项有女性获奖,颁奖礼落幕之后一片哗然。而格莱美主席面对这些议论,却表示“女性需要迎头赶上”,引起包括Pink等歌手的激烈反对。

今年还有一个令人惊喜的意外——前第一夫人Michelle Obama来到了现场。她也是美国power woman的代表,不仅是因为她的肱二头肌、她的高知身份,而是她作为前第一夫人,仍旧对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不懈追求的内心力量。

Michelle Obama来到格莱美现场

今年的格莱美上,还有一个显著的改变,女性过去柔弱、娇小或者妖媚的刻板形象不再那么强烈地限制住这些女歌手的表演,她们正勇敢地走出自己喜欢的大女人路线,同样也获得了听众乃至业界的认可。

那些令人敬佩的女性创业者们

科技和娱乐常常互相影响——而娱乐界也是使用前沿技术丰富自我表演的前驱者,格莱美前几届就有加入AR和裸眼立体成像技术的表演,在这个人才交融,行业跨界的加州,很多娱乐明星也是科技创业的簇拥者,成为天使投资人或创业者,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加速科技创新的市场认可度。

比如知名演员Ashton Kutcher,他曾在Steve jobs的电影里扮演乔布斯本人,现实生活中他更是知名基金A-Grade Investments创始人,Uber、Airbnb、Airtable等公司的投资人。而创立了有机品牌The Honest Company的Jessica Alba,把自己的产品线从母婴产品拓展个人洗护、女性用品等领域,是一家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独角兽公司。

The Honest Company创始人Jessica Alba

这样的风潮和文化也影响了创业圈。过去几年,在这个充满着机遇的战场上,女性力量正在崛起、也正带来更多多元化的创业项目。

对于这些创业者来说,拥有女性角度,有时可以帮助她们找到独特的、极具潜力的市场。

2019年初,知名女性健康技术公司This is L被宝洁收购,这是我2015年投资的的一个项目,我当时也是最早的投资人之一。这个公司发展过程中只融资了不到200万美金,创造了超过3000万美金的年收入,最后被宝洁以超过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

公司创始人是一位女性创业者,她的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创始之初她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因为她专注的女性健康市场是一个长期被科技创新忽视的市场,而她作为一个记者背景的女性创业者,虽然有华丽的简历和业内经验,但却没有得到主流大基金的支持。

即使这样的背景下,她通过优秀的领导能力成功搭建起技术团队,产品生产线,强势进入市场,在很少的融资额的情况下将产品做到美国主流超市Target单品销售量年度第一,在被收购之前,他们的产品已经在全球卖出2亿5千万份,入驻了全美超过5000家超市门店。

最终,她既证明了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也证明了女性创业者能够给科技创新市场带来的多样化创新思维,更加稳健的公司运营方式,从而让自己的企业创造更大的商业价值。

这种四两拨千斤的能力正是我们在创业市场所希望看到的,也是VC期待的资本与创新的良性互动。而这也不是一个孤例。一份NWBC的调查显示,相比于男性,女性只需要更少的融资就可以开始创业(男性需要13万5千美元,女性需要7万5千美元),而女性创始的公司,平均表现更是优于男性创业者。

这个数据并不是想要强调性别的优劣,而是展示在引入更多样化的创始人背景和思维后,所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商业价值,更重要的是关注因为创始人背景的单一化,长久以来被忽视的可以被科技创新助力的巨大市场机会。

另一个很重要的趋势是,很多女性创业者的表现也打破了过去的一些迷思和刻板印象——女性创业并不只是集中在女性生活的相关领域,比如时尚、消费等等。科技创新带来了更加公平的竞争平台,女性创业在在深科技,医疗,人工智能等产业创新里,同样表现出众。

例如东海岸快速发展的人工智能公司Affectiva,是出自MIT Media Lab的一家优秀的AI创业公司,融资超过5000万美金,除了应用AI技术进行拟人化应用的开发,也以Affectiva为核心,建立了波士顿的人工智能人才的社区,进行技术开源分享和探索。

Affectiva的创始人就是两位杰出的技术背景的女性创业者,其中一位是Rana,和我一样,也是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青年领袖,她还是《财富》杂志评出的美国40Under40。她不仅致力与技术创新,更希望通过技术创新解决全球化过程中产生的社会问题。

这样的女性技术创始人还有很多,我去年投资的Savonix,是一家斯坦福背景的专注脑部疾病的医疗健康公司,创始人Mylea Charvat是一位女性脑神经科学家,曾在退伍军人事务医院工作,是一名创伤后应激障碍专家。她获得了临床健康心理学博士学位,并在临床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方面做过博士后,现在她应用人工智能技术专注于帕金森,老年痴呆等脑部疾病的早期检测以及个性化治疗。

在美国的过去十年间,由女性创立的中小型企业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发展浪潮,而像This is L., Savonix这样的例子也会让投资行业会更加关注女性创业者族群,通过这种创始人的多样化背景来驱动创新,创造更好的投资商业回报。

投资圈的女性力量

不仅娱乐、创业领域,在我所熟悉的投资圈中,男性,或者说年纪较长的白人男性,也曾经是最普遍的典型投资人形象。在过去的数十年里,作为“少数派”出现的任何非典型投资人,都会遇到很多刻板印象带来的歧视和挑战。

而作为在风险投资领域合伙人占比仅为7%甚至以下的女性,更是如此。

但随着整体社会对于女性职场表现的进一步认可,我在投资领域也看到了一些令人欣慰的转变。

知名基金Benchmark刚刚有了第一名女性合伙人Sarah,她拥有和其他合伙人同等的地位。另外Union Square Ventures和First Round Capital也都在2017年有了他们的首位女性合伙人。同时,女性直接创立的风险投资机构也在过去几年快速增长,这也得益于越来越多的女性创业者获得成功,拥有创立自己的风投机构的机会和原始资本。

我本人也是这一浪潮的参与者之一,我在2015年创立了Fusion Fund,成为了美国风投行业不到3%的由女性创始、女性领导的基金之一。加盟我基金团队的第一个投资合伙人,鲍哲南教授,则是美国工程院院士,斯坦福化工学院院长、更是斯坦福史上首个女性华裔院长。

2017年,作为一个少数族裔女性,我当选《福布斯》30Under30风险投资领域的主题人物;2018年我当选了全球100名40岁以下的达沃斯世界青年领袖,前几年硅谷入选的都是谷歌创始人Larry Page、Salesforce创始人Marc Benioff这样的白人男性。在这一年,史上第一次,美国区20多名当选的青年领袖里,近一半是女性。

当然,不管是在创业还是投资领域,女性创始人、合伙人和每一个普通的女性员工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Carta此前做的一个非常翔实的研究,在他们调研的超过15000名创业公司合伙人中,女性创始人占13%,然而占有的股份仅有6%;女性创始员工占持有股份员工的35%,然而仅持有20%的员工股份。在投资人方面,Wired之前的一份调查显示,77%-79%的VC机构没有让任何一名女性合伙人在他们投资的公司中担任董事席位。

这些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但是硅谷的本质让我对未来保持乐观。

因为硅谷的文化的本身不仅有改变世界的理想主义,也有很“现实” 入世的通过创造财富变得富有的一面。虽然刻板印象不可避免,过去流传下来的一些偏见也还在继续,但是“结果导向”对硅谷更重要。

这意味着像This is L.这种公司让硅谷看到了它巨大的商业潜力,那么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和资本涌向同类型的公司和创业者。更好的商业表现数据、更强的推动创新的能力,也让整个硅谷以更开放的心态和思维去接受多样化,拥抱多样化,和支持多样化。

作为一个在科技领域的女性科技投资人,我也会继续去驱动和助力这样的变化,这并不代表我在投资时会对女性创始人降低标准——我深信一视同仁,公平对待是最大的尊重和支持,但同时我也会保证看见她们的光芒,给她们同样的机会去展示自我,而这本身往往就足以让这些很优秀的女性创业者抓住机会获得成功了。

过去几年,很多男性投资人有时会忽略女性创业者的潜能,这同样也是女性投资人的机会——关注到被忽视的具有巨大潜力的技术创业者群体和技术创新应用机会。在业内,很多像我一样的成功退出的女性创业者都在进行从企业家到投资人的身份转变,而这个趋势也会助力她们更快获得成功。

对我来说,做风险投资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在繁杂的市场里找到被忽视的巨大市场机会,像是从沙滩上寻找真正的珍珠,而不是人云亦云,追逐风口——不管是从一开始对健康领域的专注,还是数年前我避开了O2O、社交等浪潮,一直坚持投资深度科技和医疗相关项目,都是出于这个投资逻辑。

今年年初,除了This is L.之外,我17年前投资布局的工业物流机器人公司IamRobotics也被高价收购,今年还有两家公司在启动在纳斯达克上市。一直以来,我和我的团队都在专注提前发掘被多数人暂时忽视的巨大的未来市场增长机会和科技创新方向,而投资回报也在验证我们的战略和布局。

而从另一个更宽广的角度来说,我相信随着“多样性”这件事受到更多认可,未来的硅谷乃至全世界风投,会有一个更好的生态环境,让不同性别的创业者能同台竞技,也让投资人能从自己独特的角度更好地解读创业领域的各种机遇,共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广博、高效、富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