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为融资估值2亿降至5000万 为求生7天裁员1/3

2019-01-05 16:51栏目:创业
TAG:

文 | 铅笔道记者 付艳翠

2018年11月初,成都一家多元化游戏服务平台创始人王猛(化名),做出一项艰难的决定——7天,裁掉公司1/3员工。他把估值从2亿降到5000万,一个多月过去仍融资未果。

这段时间,在成都这座新一线城市,发生的类似情景还有很多。

12月27日,有消息称,新浪微博成都研发中心全体裁员,所有人重新走面试流程;

12月25日,共享汽车途歌被曝出成都分公司蒸发的消息;

12月17日,有多位点融成都分部的内部员工爆出,已经开始正式裁员;

11月13日,有消息称,锤子大规模裁员已经开始,或裁至40%

……

在全国,虽然尚无完整的统计数据显示企业裁员现象已经达到了外界所传播的恐怖境地,但当成都这座仅两年内就有2712个新项目成立的创业者福地也频频传出裁员消息时,人们终于切身体会到这场资本寒冬所带来的“后遗症”,正在各地蔓延……

这个冬天似乎比以往更加寒冷,而在越发凌冽的寒冬下,剩下的玩家们又要如何熬过寒冬呢?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裁员潮真的来了吗?

裁员仿佛具有传染性,一传十、十传百。在众多企业被传出裁员消息的大环境下,成都这座新一线城市也受到波及,频频传出企业裁员的消息。

12月27日,有消息曝出,新浪微博成都研发中心全体裁员,所有人重新走面试流程。新浪微博官方表示,消息所称的研发中心全体裁员与事实不符,成都公司没有全体裁员,只是正常的考核和末位淘汰。

然而,当记者在微博输入“新浪成都”进行关键词搜索后,搜索栏出现的“新浪成都裁员”话题下,有网友在评论区直言“裁了,赔的n+3”。

前不久,被传存在资金危机的锤子成都也深陷裁员风波,被指存在全员裁员。对此,锤子科技则回应称“裁员潮”不实,实际情况是根据现有产品线对各地的技术人员进行的整合。但如今,据媒体报道,锤子成都公司的办公地已经成为成都国税局的办公点。

12月25日,有不少共享汽车途歌用户反映,申请退押金原本应在7-15个工作日内到账,可两个月过去了仍没收到押金。之后,有媒体记者到途歌位于成都红牌楼附近的办公地点发现,途歌所在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大门紧闭。

此外,深陷内部斗争的点融的成都分部也被爆出裁员消息。据悉,12月17日一早已经开始正式裁员,这次最先被动手的是技术部,截止目前已有多位内部员工爆出裁员黑幕。

“裁员潮”是否存在?或许我们可以从几位成都当地创业公司负责人和员工所表达的信息里管中窥豹。

王猛是成都一家多元化游戏服务平台创始人,他的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公司发展一直比较平稳,平台注册用户超过20万,日活用户达3万,年营收达3200万元。然而,去年11月,他做出了裁员1/3的决定,并在一周内执行完毕。

“当时基于成本考虑,一方面,因为下一轮融资迟迟没能确定;另一方面,在社保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后,企业基金成本必定会增加,担心来年缴费负担可能会加重。”王猛对铅笔道表示,现在平台虽然也在招人,但招的都是精兵强将。以前是十里挑一,现在是百把个人里挑一个。

“不论是行业内,还是行业外,大家都在裁员。” 王猛陷入片刻沉思,这个冬天比他预想的要冷得多。

不只王猛,成都许多创业者都有裁员计划。成都一家动漫公司的创始人告诉铅笔道,当地另外一家300余人的知名动漫公司已计划裁员30%,同时通过严格考核KPI的方式优化员工,以降低成本过冬。

“在动漫行业,公司为了保住核心项目,不仅开始进行减人措施,还开始与个人作者特别深度合作。”该创始人表示。

作为一位创业公司的员工,王雪(化名)是这场裁员大潮中的一员。这是她经历过的第二家创业公司,公司主要做企业服务业务。她表示,在去年初去面试的时候,企业的合伙人对她说,公司资金马上到位。

她感觉,工作了半年不到,公司却开始发生变化。首先是工资开始减了20%,后来又开始严格要求KPI,增加工作量的同时,变相减工资。

接连不断的坏消息,让整个成都创业圈“瑟瑟发抖”,每个人都清晰地感知着这场风暴带来的剧烈变化。

其实,为了响应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四川省政府也于近日印发了《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实施意见》,文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对不裁员和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

对于该文件,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是政府要拿出真金白银稳定就业,遏制可能爆发的裁员潮。”

融资天堂何以突然寒冬?

众所周知,为了革新优质项目、发展新经济,近年来,不管是在资本政策,还是人才引进上,成都都很舍得花钱。

在资本政策上,2016年6月,成都设立全市首个由两地政府共同设立的政府投资基金——成都前海产业投资基金,母基金规模为400亿元。2016年11月,成都为扩大招商引资,出台《成都市政府投资基金暂行管理办法》,该办法明确规定投资资金来源包括财政出资和社会资本合作两部分(包括参股新发起设立或者现有的市场投资基金)。2017年8月,成都市政府明确将设立成都发展基金,目标规模1000亿元。

与此同时,为了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去年4月22日,成都高新区发布《成都高新区加快军民融合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共计11条,从军民融合企业项目建设、企业壮大、能力提升、平台建设、市场开拓、人才聚集、金融支撑等9个方面给予支持。去年11月22日,成都高新区又对外发布《关于深化产业培育实现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意见》,该意见表示将设立100亿元新经济创投基金,重点对龙头企业进行市场化投融资扶持。

在人才引进上,为了力争到2025年引进2万名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打造全球人才活力区,成都抢人政策更是优厚得不像话。

去年4月8日,成都高新区发布了人才新政12条升级版——“金熊猫”人才新政50条。顶尖创新创业团队科技成果转化最高给予1亿元支持,中介机构成功荐才最高可获200万元奖励,在蓉高校、职业技术(技工)院校的专业性人才给补贴(最高2000万元),对重点企业引进的符合要求的技能人才,给予每人每年最高5万元奖励。

这些优质的政策,让成都在国内的城市中的受欢迎程度爆棚。数据显示,2017年成都户籍数暴增36万。截至2018年4月,成都人口基数1600万,实际管理人口超过2000万。

近年来,成都也成为大公司在西南地区的重要据点。2016-2018年前半年,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等巨头互联网公司纷纷在成都设立分公司或重要产品研发中心。

资料显示,2016年6月,腾讯设立腾讯众创空间(成都);2017年上半年,腾讯与成都市政府签署协议,将重点在成都布局游戏电竞产业;2017年8月,阿里在成都成立安全创新服务中心;2016年12月,百度宣布在成都成立安全大武林联盟西南站和百度安全西南运营中心……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也选择在成都扎根。据不完全统计,在铅笔道收录的项目中,仅2016年5月至2018年5月的两年时间里,成都就有2712家创业项目成立。

王猛的公司也是在此段时间创立的。可能赶上了好时候,也可能项目确实吸引人。在公司创立伊始,王猛初次与投资人见面时,仅表明公司是做游戏综合服务平台,主要靠增值服务赚钱,就成功拿到了100万的种子轮融资。

然而,2018年下半年形势急转直下,仿佛高速路上飞驰的汽车突然急刹车。王猛发现,企业再进行融资,已经很难。

据王猛介绍,为了让公司在2019年走得稳一点,他从2018年5月就开始进行融资。当时,他准备稀释15%股份,融资3000万。在他看来,自己公司发展的不错,业绩已经保持增长,财务安排也比较谨慎,这一轮融资并不难。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直到11月,这轮融资也没能找到合适的投资人。最后,为了2019年的发展计划,王猛和种子轮投资人商量后,决定尽量少股少钱、自降估值进行新一轮融资。公司决定用10%的股份,融资500万。估值从2亿降到5000万,但现在已经1个多月了,这一轮融资还没到位。

这个“寒冬”要如何过?

“最近几个月投资环境确实冷了不少,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速度放缓一半。”迅雷创始人、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程浩此前曾表示,“在资本寒冬里,公司最关键的是控制成本。”这背后都指向同一个核心原因:缺钱。整个市场融资突然收紧,公司经营受到影响。

据投中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投资机构完成募集基金的规模高达1342亿美元,而刚刚过去的 2018 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仅为341亿美元,同比降幅达74.59%。

投资机构的钱袋子扁了,对于那些急需输血的创业公司而言,陷入困境成为必然,尤其是一些规模还比较小,所处赛道比较冷的公司。

在不久前的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总裁肖冰也直言,2018年人民币基金募资不顺利,会导致2019年的人民币投资出现断崖式的下降,创业者要做好心理准备。

尽管2018年和2019年已经被看成创投圈寒冬,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度过寒冬也并不是没有办法。

在世界浙商上海论坛上,马云表示:“2019年在很困难的情况下,每个企业关注一下自己的客户,关注一下自己产品、技术是否要升级,自己的组织是否要升级,自己的投资方向是否要进行调整。”

作为创业者,王猛对此表示十分认同。他表示自己接下来的打算是,公司这次降估值融资的对象是厂商,主要是想在融资的同时,能够与对方一起整合双方产业优势,抱团取暖。

据王猛介绍,这次融资已经快确定下来了。说到这里,王猛显然也十分自信。“毕竟融资金额不大,标的有庞大的用户作为基础,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我们也会和优秀的公司一起合作,相信公司会很快跑起来的。”

与此同时,多位创业者在接受铅笔道采访时也表示,凡事都有好的一面,在寒冬中,企业投机的行为减少,优质企业更能够不断探索新思路和新技术。而且对于小公司而言,更能做一些吸引人才的事情。

在寒冬里,一些被裁掉的员工也表现得也很理性。有些人认为裁员只不过是一家公司应对经济形势的一种管理策略,不是完全无法理解和接受;有些人则认为,资本寒冬对创业公司而言恰好是一个人员优化的机会。

“裁员来得很突然,但被通知离职,我还是比较平静去面对的。”王雪对铅笔道表示,其实早就想离职了,但听说就业形势不好,一直没敢。

在离职不到1个月时间,王雪已经找好下一家公司。“虽然新公司工作内容不是很理想,但工资和距离都比较合适,已经决定下周一入职了。”

尽管最近新闻铺天盖地的“寒冬说”,但由于刘岩(化名)多年身处在稳定的大公司里,并没有太多的危机感。但两个月前,刘岩所在公司总部决定裁撤成都分公司的所有岗位。不过公司给赔了钱,所以这次裁员对她来说影响也没那么强烈。

“离职之后,过得很舒服啊。虽然钱快花没了,哈哈!” 刘岩半开玩笑地说。被问及要什么时候找工作,她表示:“过完年再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