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直播越火爆 内容电商越焦虑

2019-08-22 02:30栏目:电商

  没有人知道这个风口哪天会消失,焦虑感时刻萦绕在这个行业里。

  8月18日凌晨1点半,直播新人于梦走出了杭州宸帆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宸帆”)位于杭州市滨江区长河街道的办公楼。

  宽阔的路上鲜有行人,只有零星的车辆呼啸而过,于梦照例在路边等待网约车。从公司到家只要十分钟车程,于梦说,“其实距离并不远,但我也懒得走了。”

  每天下午1点左右起床,3、4点到公司,了解完当天需要推荐的衣服款式,5点左右于梦就要开始在淘宝上直播了。通常直播时间在6-7个小时,粉丝量多的时候,于梦还会加播一小时,期间不能坐下、也不能离开镜头。过了零点,于梦才能结束直播,然后与经纪人一起整理衣服、数据,1点多再打车回家。这样的日子,于梦从今年7月初开始已经重复了40多天,中间仅调休过3天。

  作息颠倒的不止是于梦和她的经纪人,宸帆旗下的几十位红人、模特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更有甚者,宸帆CMO、粉丝超750万红人林珊珊一天工作时长大约在16个小时,从早上10点开始至第二天凌晨2点结束。一旦遇到出国拍摄或是出席品牌活动,林珊珊的工作任务会更重,休息时间往往被挤压到不足5小时一天。

宸帆CMO、微博粉丝超750万红人林珊珊直播中(图片来源:直播截图)

  从2016年10月成立至今,未满三岁的宸帆已经发展成为了微博十大红人机构,还被微博评为“2019年十大影响力颜值红人机构”,旗下红人雪梨(原名:朱宸慧)也被评为“2019年度最具商业价值红人”、林珊珊则被评为“2019年度电商红人”。去年“双十一”开场仅690秒,宸帆交易额破亿元,远超一众网红孵化机构。

  电商直播的带货能力有目共睹,不止是淘宝直播,就连短视频App抖音、快手也在这个赛场竞跑。本月初,专注跨境电商业务的考拉也正式上线了直播功能,想要来分一杯羹。直播之外,图文资讯、短视频等多种内容电商形式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所有人都想要借此收割流量、寻求变现。

  1

  “造星工厂”的规则

  一间房、几杆衣服、一个手机,构成了于梦直播间的全部。在这个不到20平米的地方,她一天要试穿几十件衣服,忙到来不及的时候,衣服会直接堆在地上成一个个小山包。但这还不是最具挑战性的,据她描述,为了保持直播时高昂的状态,主播一般都会抬高音量说话,所以很多人播久了嗓子都会出现一些病症。所幸,她目前嗓子状态都还不错。

  一场直播下来,于梦的场观人数能达到2000左右,高的时候带货量能达到40件。对于刚开始做淘宝直播的达人来说,这样的数据已经算是“小有成就”,但显然不能与薇娅、雪梨这样的“带货王”相比。于梦说,由于场观人数少,有时候会出现直播间无人评论的情况,她就会调侃“我知道有人在看,但就是不说话。你们不说话,我就自己跟自己说。”在她看来,自己这样“乐观、喜欢与人交流”的个性是一位直播达人必须具备的品质。

宸帆旗下直播达人于梦正在直播

  事实上,宸帆在选人的时候也确实很注重这些品质。林珊珊说,以前选人的时候还需要有些新颖的想法,但现在的女孩儿都很优秀,长得很漂亮,唱跳俱佳的也特别多,拍视频、直播也专业,“对网络又有着她们那个年龄层天然的感知度”。所以,如今宸帆选人则更注重能让粉丝接受的讨喜的脸,以及开朗乐观的性格。

  “我要不是五年前火了,把我放现在肯定火不了。”林珊珊开玩笑说,自己只是时代的产物,现在“没有绝对的网红,人人都是网红”。

  淘宝女主播薇娅曾经因为直播“一夜赚了杭州一套房”的故事在直播圈流传甚广,这也吸引了更多年轻人加入直播行业。于梦并不避讳自己对此十分羡慕。

  但与这些华丽的表象不同,于梦透露,自己第一个月拿到的薪资不足5000元,除去在杭州租房、吃饭、打车,可自由支配的部分所剩无几。